东海岸

纽芬兰的早期欧洲定居者捕获海豹。在土地贫瘠,缺少食物种类的岛屿上,海豹是肉类的主要来源,多年来海豹狩猎仅为生存所需。那些勇士需要依赖海豹才能全年留在岛上。

但是到了十八世纪,海豹被运至英国,出售它们的肉、毛皮和油。海豹油和煤油、食用油一样具有价值,并且成为肥皂的成分之一。1793年,第一批纵帆船驶往北大西洋大片浮冰处的海豹群。他们取得了成功并引得许多其他船只前来效仿,海豹狩猎变得几乎和夏季的鳕鱼渔业一样对殖民地的经济十分重要。

这项工作既紧张又危险。无论天气如何,海豹捕猎者会在冰上花费12个小时或更多的时间,捕猎到的海豹之后会由他们的船只捡起。

截止到19世纪60年代,因蒸汽船载运容量较大,并且采用可以破冰的加固船体,故将其用于狩猎活动中。对于那些从事狩猎的人来说,压力不断增加,以便让他们工作得更加快速,在所有冰雪天气下皆如此。每年最多捕获50万只海豹。

截止到19世纪末,对于季节性捕捞的人们来说,海豹捕猎是仅次于鳕鱼捕捞的第二大收入来源,同时也是一项重要的冬季活动。在20世纪的头几十年,海豹狩猎就如史诗一般:捕猎海豹的船长互相比赛,看谁能首先装满货舱。除了令人厌烦、危险的工作条件外,为捕猎海豹的船只弄到一个泊位的竞争十分激烈。

尽管20世纪前期狩猎步伐缓慢,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平均从纽芬兰海岸捕猎29万只海豹。海豹数量受到重创,于是1971年,加拿大政府制定了首个定额。在接下来的十年间,平均每年捕猎约16万只海豹。

文化

尽管海豹捕猎的传统不像本土文化那样悠久,但是纽芬兰的早期定居者确实依赖海豹生存,最初食物种类贫瘠时将海豹作为肉类来源,之后将其作为除鳕鱼渔业之外的收入来源。

在许多社群,尤其是沿着东北海岸和纽芬兰的北部半岛,海豹捕猎是允许整年定居的因素,在这里可以传达工艺、技能和饮食的新传统。

不足为奇,海豹捕猎的减少对沿海社群产生了消极影响,尤其是结合大批杀害重要鱼群时。不仅作为食物和生活来源的海豹在减少,而且海豹狩猎的传统和方法,以及相应知识和对海洋生态系统的敏感性都随之减少。该损失具有广泛影响。

积极的一面是行业连同省和联邦政府正在努力寻找海豹产品的新市场。有才华的本地设计师和全省的工匠正在打造以海豹毛皮为原料的靴子、服装和配饰,以便提升毛皮地位。高端饭

店已开始将海豹增入菜单中。海豹油正因其养生价值而为人们认可。这些努力正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的海豹捕猎文化中激起新发现的骄傲。

现代海豹捕猎

如今,大约6000名大西洋加拿大人活跃在海豹捕猎活动中。他们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并不适合居住,甚至有时会发生危险。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和生活方式。海豹捕猎者和他们的家人通过取得季节性的可用食物,从而延续数个世纪。他们照料公共的果菜园、收获野草莓、猎杀野味和海鸟,捕获新鲜的鱼类和海鲜。出于生活的需要,这个岛屿发展了经济适应、勤奋工作以及尊敬土地与海的文化。

如今,所有海豹捕猎者均经过许可和培训,并从他们的小渔船上进行狩猎。禁止使用大型船只捕猎海豹。所有海豹捕猎者均接受质量保证和兽医批准的人道捕获技术方面的强制性培训。几乎所有海豹捕猎者均为季节性渔民,他们依靠捕猎海豹来补偿正在衰减的商业性鱼群(如鳕鱼。

2006年,竖琴海豹的到岸价值超过3千万美元。因反海豹捕猎运动,导致计划不周和对海豹产品危害严重的进口禁令,故该数额自此显著下降。在偏远的沿海社群中,更能敏锐地感觉到此类损失。在这些地区,几千美元意味着可满足家庭需要,并且尤其是在一年中的某些时候,这里的工作变得稀缺。

了解更多关于北方密封文化的信息

“尽管海豹狩猎不是维系社群的唯一元素,但是所丢失的知识和特性表明了海豹狩猎在纽芬兰沿海社群中的重要作用。”

—Nikolas Sellheim,“权利非本土化:纽芬兰的海豹使用”(2014)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英语) Français (法语) ᐃᓄᒃᑎᑐᑦ (Inuktit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