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

因纽特人是具有相似文化的原住民,主要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北极海岸、阿拉斯加、西北地区、努勒维特、魁北克、拉布拉多和格陵兰。直到过去的几十年,这个范围内的文化较为单一,尤其依赖鱼类、海产哺乳动物和陆地动物提供食物、热量、光、服装、工具和遮盖物。他们的语言,有时称作因纽特语,属于因纽特或爱斯基摩-阿留申的语言。

加拿大因纽特人主要生活在努勒维特领域、魁北克北部的努纳维克以及拉布拉多的努纳武特安置区。因努维阿勒伊特人大多生活在麦肯齐河三角洲、班克斯岛和西北地区的部分维多利亚岛。阿拉斯加伊努皮克人生活在北坡,尤皮克人生活在阿拉斯加西部和俄罗斯楚科奇自治区的部分地区。

因纽特人北极圈会议(ICC)创立于1977年,规定其选民包括加拿大的因纽特人和因努维阿勒伊特人,格陵兰的Kalaallit人、阿拉斯加的伊努皮克人和尤皮克人以及俄罗斯的尤皮克人。从起源于极北之地的意义上来说,尤皮克人并不是因纽特人,而更希望被叫做尤皮克人或爱斯基摩人。ICC代表大约16万因纽特人。

在加拿大北部,现成的肉很贵,而一只环斑海豹能为家庭提供等同于200美元或更多的肉,并且所含营养水平更高。

因纽特人狩猎

加拿大北极圈的因纽特人通常狩猎成年环斑海豹,这在大陆北部的大多数地区非常普遍。

三、四月期间,环斑海豹向南迁徙,以便在岸冰上产仔;等到幼豹抵达北部的家时,他们已经成年了。因纽特人所捕获的大部分环斑海豹的年龄都超过一岁。

环斑海豹使用锋利的爪子在冰面挖出锥形的通气孔,称作allu或aglu。这使得他们能够远距离旅行,远离海岸和冰缘线,扩大了狩猎范围。

因纽特人通常会监视这些通气孔,站着不动,准备在海豹突然出现前来呼吸的瞬间用鱼叉叉住海豹。尽管现代猎人使用枪射击猎物,但是狩猎海豹时仍需要耐心、警觉和技能。

目前加拿大北极圈的环斑海豹数量预计为150万。因纽特人每年的捕获量为3.5万只动物,该数量为经过管理的可持续数量。努勒维特野生动植物管理委员会依靠传统因纽特人知识、科学并与联邦渔业海洋部协作,从而管理努勒维特的狩猎情况。该委员会的运行原则是可持续捕猎、彻底使用和人道捕猎。

海豹的重要性

长久以来,海豹对于因纽特人的生存至关重要,几乎提供生活的所有必需品:食物、温暖、光和遮盖物。海豹皮兼具防水和保暖的特点,是制作服装和靴子的首选材料。海豹油可作为灯的燃料。海豹肉具有高营养、高能量、肉质鲜美的特点。由于上述原因,海豹备受敬畏、感激并共享。海豹狩猎的传统以及海豹的艺术、工艺品和必需品是文化和社群的基石。

19世纪晚期,北部最先认识到海豹的商业价值,当欧洲捕鲸船首次抵达这里,不久以后,哈德逊湾公司便开始与因纽特人进行贸易往来。从那时起,动物不单单是生存所用,还是收入的来源。

如今的狩猎以家庭为中心,以生存为首要目的。一个家庭将所需食物和艺术以及工艺品所需的毛皮取走后,剩余部分即可出售。据估计海豹产品的销售额为努勒维特每年的经济贡献约1百万美元。

挑战

1972年,美国通过了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案;从那时起,美国市场就不再对海豹产品开放。

1982年,面对绿色和平组织和其他激进组织的高度压力,欧洲议会做出回应,表明禁止进口白袍海豹的海豹皮。因纽特猎人从未猎杀过白袍海豹,尽管其享有免税的待遇,但是环斑海豹产品市场仍然崩溃。1988年,销量从1977年的5万多件毛皮下降到不足1千件。所售出的毛皮每件仅获得5美元(为十年前价格的五分之一)。

1983年北部沿海原住社群中自杀率上升,年收入下降(例如:雷索卢特湾的一名海豹捕猎者的年收入从54000美元跌至1000美元),以及出现其他破坏性的社会和文化挑战。许多以勤奋工作引以为豪,并在家乡谋生的人们挣扎着面对国际的蔑视。

2009年欧盟禁止进口海豹产品。早期行动中,因纽特猎人不在欧盟的禁令范围内,但是结果再一次具有破坏性,毛皮的销量减少了90%。

某些市场中的海豹产品需求正在增长,并且海豹正在高级时装、饭店和食品行业,以及天然药物贸易方面寻找新的归宿。尽管如此,反海豹捕猎组织仍旧活跃有声,并推动消费者消除选择天然、可持续的海豹产品的能力。

食品安全

多达70%的因纽特家庭被认为食品不安全。北部的食品过于昂贵,并且传统食物来源和狩猎方式正在蜕变。

为确保供应营养丰富的食物,海豹和其他乡村食物大有帮助。许多北部社群建立社群冷冻箱或其他食物分享结构。这样,狩猎的人可以为不狩猎的人提供帮助。该举措也是因纽特人传统中对于社群合作的延伸——换言之,传统食物获取途径提供了社会、文化以及营养的益处。

在加拿大北部,现成的肉很贵,而一只环斑海豹能为家庭提供等同于200美元或更多的肉,并且所含营养水平更高。

了解更多关于东海岸的密封文化

“努勒维特人在世界贸易中寻找一席之地。因纽特人等待机会分享他们的资源和成就,以便实现更加光明的未来。自然保护的价值和贸易精神可以齐头并进。不幸的是管理尚且缺乏可持续使用的科学依据,仍然存在障碍。”

—努勒维特政府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 法语 Inuktitut